武汉刑事律师logo

武汉刑事律师网
耿律师咨询电话:13971190218

首席律师

想要快递运毒品,法律Say No!

时间:2017-06-16 11:43:58

  快递已经成为当今社会网络营销最便捷、普及的运输方式,下单、付款、坐等收快递,轻轻松松完成一次网购交易。可是如果把毒品装在快递里邮寄,你见过这种犯罪方式吗?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就是一个犯罪分子利用快递邮寄毒品的案例。

  基本案情 2015年年初的一天,被告人张广北因想吸食毒品,遂通过网络联系到贩毒人员(未抓获),后二人经商谈约好将甲基苯丙胺(冰毒)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到青岛市刘强处,收货人为王东(假名),联系方式为170××××××××。2015年3月初的一天,张广北收到对方发货信息后,委托刘强帮其代收该包裹并将上述手机交给刘强。2015年3月4日16时许,由广州邮寄来的包裹被送到青岛市刘强处,刘强签收后,通知张广北来取包裹。张广北于当晚20时许开车拉着王建纲到刘强的门头房附近,并安排王建纲从刘强处取包裹,王建纲在取出包裹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从其身上缴获装有甲基苯丙胺(冰毒)的包裹一包。张广北当场逃离,后被公安机关抓获。经鉴定,从王建纲身上查获的白色晶体1包,重205.5克,检测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此案是一起典型的利用快递完成毒品交易、运输的案件。近年来,公安机关对毒品犯罪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毒品犯罪分子开始寻找更加隐蔽的方式进行毒品交易,通过快递运输毒品的案子数量开始增多。犯罪分子通过网络可以实现双方不见面的议价、付款,而物流公司所具有的物流网络遍布全国、实名寄送制度不健全、小件物品量多不易查验等特点为运输毒品提供了非常隐蔽的通道。我院办理的其他毒品案件中,也存在多起将毒品藏匿在茶叶盒中进行邮寄的情形,而这些仅仅是利用快递进行毒品犯罪的冰山一角。

  法理分析本案中存在的焦点问题主要有:1、双方约定通过快递邮寄交易的毒品,购毒方的行为是否属于运输毒品;2、 购毒方始终未实际持有毒品,其行为是否属于非法持有毒品。

  (一)双方约定通过快递邮寄毒品的行为,接收方的行为定性。 本案中,张广北与贩毒人员通过网络联系购买毒品,并约定通过邮寄方式将毒品运送至张广北的指定地点。

  在无其他证据能证明其有实施走私、贩卖毒品等犯罪故意的情况下,对于这一行为存在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张广北与贩毒者在购买毒品并通过快递运输方式上有过协商,因此,张广北与贩毒者在运输毒品上系共犯,张广北的行为应定性为运输毒品。另一种意见认为,通过快递运送毒品属于贩毒者交付毒品的一种方式,对张广北不应认定为运输毒品。 经审查本案证据,办案人认为张广北的行为不应认定为运输毒品。理由如下: 第一,张广北购买毒品,贩毒者在交付毒品的过程中无论是选择亲自送货上门、购毒者上门取货、还是通过快递运输至购毒者处,都是毒品交付的方式,属于贩毒者贩卖毒品的一部分 ,在交付之前均由贩毒者主导控制,因此交付方式属于贩卖毒品的组成部分,张广北不应承担毒品交付前的运输责任。 第二,毒品犯罪中,单纯的运输毒品具有从属性、辅助性的特点,一般都具有获利的目的。本案中,张广北作为购毒者只是选择了一种较为隐蔽、经济的运输方式,主观上没有通过运输毒品获利的目的,客观上也没有辅助、帮助贩毒者进行毒品运输的行为,因此不应认定为运输毒品。 第三,毒品在运输过程中,与快递公司签订运输合同的是贩毒者,快递中的毒品所有权仍为贩毒者所有,张广北并不具有毒品的所有权或者占有权,而当收货人签字收货后,运输过程已经结束。贩毒者通过快递方式将毒品交付给购毒者的,直接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综上,办案人认为被告人张广北的行为不应定性为运输毒品。

  (二)购毒方始终未实际持有毒品,其行为是否属于非法持有毒品。

  本案中,张广北从与贩毒者达成购买协议直至最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始终未接触毒品,张广北本人也辩解称其因为工作忙没时间接收毒品,于是找人代收,自始至终没有见到过毒品,也不知道毒品有多少克。那么,张广北的行为是否属于非法持有毒品?办案人认为张广北对毒品的持有虽然不具有通常意义上直接占有的特征,但其行为属于利用他人持有毒品,是一种非法持有毒品的行为。理由主要有: 第一, 张广北是毒品的实际所有者。本案中,毒品送达地点是张广北指定的,刘强只是代其接收包裹,并不清楚包裹中藏有毒品,在刘强接收包裹时,毒品所有权就由卖家转移至张广北所有,刘强只是代张广北持有。后张广北安排王建纲从刘强处取包裹,王建纲也是代张广北持有包裹,主观上没有占有毒品的意思表示,其目的是取得包裹后交给张广北,因此从包裹被接收直至案发,毒品的所有权一直未转移,张广北始终对毒品拥有所有权。 第二, 刘强、王建纲均是张广北持有毒品的“工具”。本案中,刘强与王建纲均不清楚包裹内藏有毒品,只是因为张广北是刘强的房东,是王建纲的老板这些关系,遂听从张广北的安排去接收包裹,刘强与王建纲只是张广北获取毒品的工具。张广北如此精心安排,正说明其对毒品是明知的,刘强与王建纲的行为均是张广北所控制的,毒品始终在张广北的控制之下流转,因此张广北对毒品是一种间接持有的状态,是非法持有毒品的一种行为模式。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通过网络购买毒品,并委托他人代为接收邮寄、快递毒品的案件。在实践中,因为这种贩卖毒品的形式非常隐蔽,犯罪嫌疑人极易逃脱,增加了公安机关的侦破难度,因而此类型案件发案数量逐年增多。 本案中,被告人张广北通过物流方式接收毒品,虽然没有直接接收并持有,但其始终“控制”他人间接持有,在清楚的界定其有持有毒品这一行为上,根据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购毒者接收贩毒者通过物流寄递方式交付的毒品,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一般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最终,2015年10月,市南区法院认定被告人张广北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264026